浦东农网首页 > 国外农业动态 > 具体内容
国外家庭农场:小农场 大农业
发布日期:2017-08-31 来源:农发中心  作者:东方城乡报  浏览:7527

    在实际操作层面,家庭农场这种农田集约化经营的模式目前已在中国遍地开花,虽然尚在摸索阶段,却已有不少成功案例。家庭农场的模式在国外早已流行,不但种类多样,有的还实现了信息化、科技化和品牌化,值得尚处于起步阶段的中国式家庭农场借鉴。

  挪威:110公顷农田只有一名雇工

  从挪威首都奥斯陆开车到位于斯凯兹莫市的贝尔格农场,只要不到30分钟。在地区农业办公室主任努特·萨姆塞特的陪同下,来到贝尔格农场。农场主哈尔瓦尔德·贝尔格今年49岁,农业经济学硕士毕业。他于1997年放弃舒适的办公室工作,从伯父手中接手了这座农场。

  起初,农场面积约为60公顷,近几年,贝尔格从邻居手里又租了50公顷农田。这110公顷土地,主要种各类谷物,年景好的时候,能收400吨到500吨谷物。另外,农场还养肉牛,目前存栏60多头。母牛不杀,公牛除被选中做种牛的,养到一定时候就卖了,一头大约能卖2万多克朗(1挪威克朗约合1.04元人民币)。种牛的价格则更高一些。

  贝尔格一家5口人,妻子在城里上班,孩子都在上学。农场的所有事情都是他和一个雇工完成。这名雇工是立陶宛人,每天平均工作8小时,农忙的时候多干一些,农闲的时候少干一些,已经在农场干了10年。按照法律规定,员工一年可以休5周带薪假,这个立陶宛人可以休8周。作为雇主,贝尔格还要给他上各种保险,交养老金。据笔者了解,在这个地区,全职农场工人月薪不低于2.5万挪威克朗。

  挪威实行土地私有制,土地可以继承,也可以出租或出售。租期不少于10年,如果出售,政府要干预控制价格,以防价格过高。据贝尔格说,每年有7%到8%的农民放弃农场经营,到城里工作,把土地租给他人耕种。挪威农场50%以上已经租给别人经营。

  贝尔格说,在挪威农户参加合作社的积极性很高,合作社采用民主管理模式,社员代表大会是合作社最高权力的机构。挪威15个主要农业合作社,属于5万多家庭农场主所有,年产值690亿挪威克朗,他参加了多个农业合作社,合作社有义务收购农户的全部农产品。但是,农户可以自由选择是卖给合作社还是其他收购者。因为合作社的收购价格也不低,还可以参与年终结算分红,所以贝尔格一般都将产品出售给合作社。

  日本:注重经营品牌和产品深加工

  近年来,由于城市化和老龄化,很多上年纪的日本老人不想再种地,使日本的废弃耕地增多。为了有效利用耕地和提高农业生产的水平,日本政府提倡规模化经营。日本家庭农场也在不断适应这一新的变化。

  2009年6月,日本修改了农地法,放宽农地租赁的规定。至2010年12月,绝大多数市町村都成立了农地流转中介组织,希望扩大经营规模的农民根据修改后的农地法可向由农协、市町村等中介组织提出扩大农地的申请,中介组织再和耕地所有者商谈,从中斡旋。中介组织均是服务性机构,土地租赁者不会向中介机构缴太多的钱。因为是废弃耕地,价格一般不会太贵,而且签合同的年数按申请者要求,可以保证较长时间的使用权。

  政府对扩大经营在资金方面给予援助,除了提供无息贷款、延长贷款偿还时间外,每扩大10公顷发给2万日元(100日元约合6.21元人民币)补贴,如果是废弃耕地再加2至3万日元。对新增加的不满45岁的务农人员,政府保证提供最低工资。这使得近年来日本的家庭农场扩大经营规模蔚然成风,仅2011年扩大的土地面积就在10公顷以上。

  参观位于名古屋市阿比久町板山地区的一个家庭农场,这里七年前开始主要种植金芝麻。芝麻在日本被称为“胡麻”,属于保健食品,其中有一种胡麻饮料可降血压,很受人们的欢迎。

  农场主龟山周央先生除了种植以外,还非常注意金芝麻的深加工,用自产金芝麻加工成金芝麻盐、金芝麻酱、金芝麻油等。他特意把笔者带到金芝麻制品销售店,参观金芝麻制品作坊,产品如制作的金芝麻豆腐,看上去豆腐是黄色的,吃起来很香,口感很好。

  龟山先生还从事“教育农场推进事业”的农业观光,让幼儿园和小学的孩子体验金芝麻栽培,培养孩子们对农业的兴趣。日本NHK电视台、名古屋地区的最大报纸《日中新闻》对龟山先生的教育农场推进事业均有大量报道,这无疑又对金芝麻的品牌起到了宣传作用。农场直销和深加工,以及搞观光农业可大大增加农民的收入。由此,笔者深深感到日本农民具有的开阔视野和市场开拓意识。

  值得一提的是,在龟山先生的芝麻地里,笔者满心疑惑:几乎每棵芝麻上都爬满虫子,有的叶子已被吃光。对此,龟山风趣地解释说,“那就请虫子全吃光”,随后龟山先生自信地说,其实虫子只能吃一小部分,收成不会受太大的影响,和“与生物共生”的品牌附加价值相比,这点损失不足为虑。当问到不用化肥,会不会影响产量时,龟山先生回答说,不用化肥照样会有好收成,因为芝麻生长期只有三个月,剩下的时间,什么都不种,通过施用农家肥和秸秆还田等可以使土地变得很肥沃。

  此外,日本发展家庭农场还非常注意培养年轻人,在政策上向有意经营家庭农场的年轻人倾斜。不到45岁的农业从事者,在农业学校、先进农家、农业法人等研修,每年提供150万日元的经费,最长两年,独立办家庭农场者每年提供150万日元经费,最长时间5年。对培养提高经营能力、农业带头人的农业经营者教育机构提供资金援助,购买机械设施等提供支援资金。吸引年轻人务农的目的则是为家庭农场充实有朝气和新型思维的人才。

  美国:每一寸土地开发都有规划

  美国是世界农业大国之一,大型、专业化农场的现代化程度相对较高。不过,近年来,随着化石能源短缺问题越来越突出,农场经营成本日趋增高,小型、多样化的家庭农场开始走俏美国,甚至开始成为美国城市中的另类特色。

  洛杉矶郊区尤勒斯·德瓦斯一家的家庭农场只有大约360平方米,这在美国南加州历史文化名城帕萨迪纳市的确显得有点“另类”。德瓦斯一家四口不外出工作,在城市中过着务农的生活。一家人几乎用房前屋后的每一寸空间种养东西,不论是前院还是后院,水平的还是垂直的空间,甚至包括从车库通向外面的过道。在这个小小的城市家庭农场,德瓦斯一家栽种了400多种果蔬,饲养了几只鸡鸭、两只羊和一窝蜜蜂,每年能产五、六千公斤果蔬、约100公斤蛋。靠自家的收成,德瓦斯一家的食物七成左右可以自给。

  尽管一些人认为,这房前屋后的一点点地方,只能算作一个高产菜园,称为“农场”实在有点勉强。不过,正如历史悠久的Throne家庭农场主人拉里所说,“没有一个农场太大,或者太小”。

  利用互联网和新媒体对外宣传是家庭农场吸引客源谋求市场发展的重要途径因素。借助互联网,家庭农场主可以在全球范围内对外提供及时、全面和立体的信息,此外,完善的预定和供货系统为客户提供了更多方便。

  而在为家庭农场提供的保障方面,为推动家庭农场的正规化、规模化、科学化,美国有关各方从立法、政策等多方面进行了有效的指导、管理和支持。

  美国从县、州一直到联邦的各级政府,对家庭农场的发展都有一系列的扶持政策。地方政府对每一寸土地的开发都有详细的规划,以充分利用好本地的自然环境、文化资源。这样一来,在开发的过程中一旦出现问题就有章可循,有据可查。

  家庭农场对环境变化十分敏感,抵御外界干扰能力较差。美国在开发和利用家庭农场资源的同时,也比较注重保护生态环境,这不仅让旅游资源保持原本特色,也可以让资源持续开发。


  •  
    沪ICP备05015054号

  •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2452号